2007-07-09

間接的人生



使遙控器不是你人生的法器,儘可能的 :-p



今天看了丹麥電影婚禮之後(2006,Susanne Bier)
出現了Sigur Rós的樂音,
心頭上不免一陣聳動
卻又立即從深沉之中剝離出來。畢竟,私心喜愛的一經流行,就不禁令人吐出就此告別的嘆息。


片中旅館房間裡儀器控制現象的一幕,
這是熟悉又多餘的橋段,是想藉此突顯男主角從非文明進入文明的某種杆格與尷尬,當然引起笑聲了。

而不需你手指的完整曳觸、肩臂肌肉的牽動...什麼都可以由開關/按鍵/旋鈕控制著,
意即我們也逐漸進入一種間接型態的人生


間接習慣了
會失去很多味道
不是加糖加煉奶可以挽救的回來的噢。


5 則留言:

您們的酒肉朋友 提到...

竟然能夠觀賞閉幕片 哼哼忌妒
上回看台北電影節閉幕片,已經是久遠以前的第五屆,楊德昌的「一一」,猶記當時,啃完世運魯味,拿著跟同事借來的套票,大搖大擺走進中山堂...

(我只是想測試留言功能顯示速度)
(我怎麼這麼囉唆)

右撇子 提到...

酒肉朋友您好

一切都不重要了
比較期待下一次的酒肉之約。

不上進的酒肉朋友 提到...

有傾向什麼酒什麼肉嗎

不積極的右撇子 提到...

什麼類型並不重要
重要的是酒肉計畫真能夠成型/行
(笑倒)

只有對酒肉積極 提到...

只要心意在
隨時都可以阿

那拜五好了(先說先贏,等你回絕)